综合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书评荐 > 综合类
《光荣与梦想》
作者:   来源:   发布日期:2014年12月27日 - 09:44:12

内容简介  · · · · · ·

《光荣与梦想:中国公学往事》以时间为经,以人物活动为纬,讲述了初起于留日学生爱国风潮,最终消逝在日军侵华炮火中的中国公学近30年的校史。中国公学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较早的私立大学之一,由爱国留学生发起、依靠民间集资创办的一所私立学校,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具有重要意义。在这所存在时间不到30年的学校,先后有一大批现代史上大名鼎鼎的中外人士与它有密切联系,他们或执教于此(胡适、罗隆基、沈从文……);或求学于此(胡适、冯友兰、张兆和、吴晗、罗尔纲……);或讲学演说于此(梁启超、于右任、罗素……)。《光荣与梦想:中国公学往事》围绕中国公学校史上几个重要掌校人(职位等同于校长)创办、发展这所学校的历程,讲述了它成立、升格为现代大学,乃至烟消云散的历史变迁。同时,作者在叙述每一个历史人物办学之余,对他们的人生故事、重大经历也倾注了大量笔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傅国涌、谢泳、解玺璋盛情推荐;第一部中国公学校史专著;中国公学是大学独立、自由精神的最佳写照

在这里,我们看见的不只是胡适、杨亮功、沈从文、张兆和这些师生的背影,更是那个时代大学的生机和活力。大学何为?即使遭遇动荡不安的外部环境,依然可以成为抵抗横逆的精神堡垒,散发出诱人的思想自由、学术自由的魅力。在大学精神已碎成一地鸡毛的时代,安徽章玉政君写下的《光荣与梦想:中国公学往事》,与其说是一种回望和怀念,还不如说是致敬与反省。 ——历史学者 傅国涌

中国公学对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,但由这里走出的中国现代文化名人却相当多。本书搜罗往事,用新视角观察旧时光,启人心智,引人深思。——学者、厦门大学教授谢泳

中国民间办学的历史传统悠久而深厚,至晚清更是蓬勃于神州大地。中国公学是其中优而健者,足以为当今办学之楷模,惜多年来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,不识其真相者正多。应感谢章玉政君,以钩玄提要、细大不捐之功,恒兀兀以穷年,贡献于此,善莫大焉。 ——学者、评论家 解玺璋

作者简介  · · · · · ·

章玉政,安徽枞阳人,新安晚报社首席记者。左手新闻,右手历史。近年来,致力于探寻新闻与历史的真相复归,并重点关注转型期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史与心灵史。著有《狂人刘文典》《刘文典年谱》等书。

 

教育在于破犬儒与乡愿

2014-01-21 16:08:26   来自: 司马白羽 (豆瓣读书) 
光荣与梦想
的评论     5 

  

 关于中国公学的历史,我先前是读过一些资料的,然而也凌乱,也零碎,也就模糊。章玉政《光荣与梦想》一书以立传的方式,将这一段模糊的历史清晰的勾勒出来,令人惊喜。此书写的辞意淋漓,与专门的学术书籍相比虽然过于通俗,然而却可以看出其笔法是包含着感情的。有担当的梳理历史,须含着一份情感不可,否则就沦为考据与索引,失去了在普通读者面前重现历史的意义。 
   
   中国公学的创立与发展,与姚宏业、王敬芳、郑孝胥、端方、张东荪、熊克武、马君武,于右任、胡适、沈从文等很多人有关。客观的说,一所学校绝非一两个志士可以办成,它需要一大批人来付诸实践,如筹募资金,组织师资,播撒人文精神。这些人是有血有肉的,绝不是历史教科书上的一个符号。作者以极大的热情,满含感情的笔触,使历史具有了一种饱满性,完成了人——历史这样一种文本。这些人中有满清贵族,比如端方;有后来的遗老,比如郑孝胥;有革命党,比如于右任马君武等。……推动历史进程的人,绝不该以进步或保守这种一分为二的方式来衡量,而应该客观对待。激进,未必就推动历史进程,很可能只增加了社会发展的血腥和波动;保守,未必就拖后腿,他很可能保护了历史文化原初的一些东西。郑孝胥,端方等人长期以来被打进另册,是忽略个体,对具体时段内个体心理历程的无视。这样的历史,没有丝毫的温情,是坚硬冰冷的。可以这样说,在一个没落与重生交替的时代,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在共同推动历史的进步。 
   
     二十世纪初叶,中国社会是一个大嬗变的时代,封建统治虽然没落,封建思想却依旧浓厚。大批的留日学生不满日本政府颁布的《取缔清国留日学生规则》而回国,有志之士决定在中国办一所真正的培养民族人才的学校。这样,中国公学在一批知识分子脑海中先产生了。 
      
     中国公学之创立,是欲在中国立一真正学术中心。真正之学术,首先在于学人有独立人格,其次是思想之自由,没有了这二者,学术仍旧是统治的附庸和装饰。1906年4月10日中国公学在上海创立,学校实行自治制度,由学生和教员进行管理,即不设监督(校长),以执行部,评议部为核心。虽有郑孝胥任监督的历史,但郑氏从不干涉校务,形同名誉校长,主事的还是评议部。校史上学生曾自办“新公学”,亦是对当权者破坏学校自治传统的维护。由此可见,该校一开始就有自由、自治之传统。 
   
   中国公学的历史,与胡适是分不开的。胡适作为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一个开风气之先的人物,自始至终都有着担当的自觉性。中国公学的立校之本,就在于担当性的自觉,何为担当的自觉性?首先要比时人更加清醒的意识到时代弊病所在,其次对这种弊病产生的根源有革除的决心。可以说,正是到胡适主政,中国公学才真正拥有了一个现代大学的灵魂。胡适于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,英文老师亚丹曾问他,中国有大学吗?此事对胡适触动极大,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,国无海军,不足耻也;国无陆军,不足耻也!国无大学,无公共藏书楼,无博物院,无美术馆,乃可耻耳。我国人其洗此耻哉!教育之于国家,何其重要耶。他更在《非留学篇》一文中写道,政府不知振兴国内教育,而惟知派遣留学。其误也,在于不务本而逐末。这些,是构成胡适终身学术精神的基础,同时也是他教育精神的基础。他一再提到“振学术”,“伸民气”,就是想从教育上着手,从根基上来改变国家。 
   
   中国公学史最动人的地方其实不在其筚路蓝缕的建校史,也不在它出了多少名人,而是它的大学精神。大学精神其实即国民精神,他是培养人格健全的国民之摇篮。“大学精神”听起来好像很深奥,其实内容无非两点,一个是独立人格的培养,一个是对自由的坚守。如若不然,就是满腹诗书的硕儒也不过是乡愿,精明干练的青年也不过是犬儒。犬儒和乡愿的典型特征是缺乏担当,精于利用现成的一切达到个人目的。这种人古代有,现在也不少。二十世纪初叶,除了被西方新思想撞开心扉的那一群人外,几乎神州大地皆为犬儒和乡愿。大学精神就像一口铜钟,在它的洪亮的钟声里,人们的思维被撞开了一点裂缝,渗进了一点自由的光的因子。中国公学,便是率先挂起这样一口钟的学校。 
   
   前几天,我和某君谈时事,他十分不屑的说,前些年我们年轻,这样讨论问题,现今你还这样,真是幼稚。和光同尘,与时舒卷,你不懂吗?我无言。犬儒加乡愿至此,夫复何言。说得好听这叫和光同尘,说的难听点这不就是当僵尸嘛。埋起头来当鸵鸟,闭起眼睛当僵尸,这很容易,谁不会。这种僵尸哲学,我当然不懂,也不大想懂。先贤致力于破除犬儒与乡愿,而今此辈不但在青年中,也在高校中。易延友、文国玮、杨燕绥、曾宪斌之流无不以雷人语录扬名于国人中,非其学术也,而是其无耻也。其无耻的根基,就在于犬儒与乡愿。此辈执教席,则学子焉有担当精神?此辈若果于地下见胡适等先贤,宁无愧乎?然或无愧,其无人格,焉有愧焉。 
   
   罗曼·罗兰曾说,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:一过这个年龄,他们只变成了自己的影子;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,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,所做的,所想的,所喜欢的,一天天的重复,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,越来越荒腔走板。今日之大学,还能赋予青年人担当精神吗? 

 

被遗忘了的中国公学

2014-01-27 15:53:55   来自: 抚顺读书人 (豆瓣读书) 
光荣与梦想
的评论   

  

被遗忘了的中国公学《光荣与梦想 中国公学往事》 
   
   中国公学这个名词并不陌生,但是却很少去思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学校。在阅读中这种被忽视的名词大量存在,你看到过很多很多次,却从未真正进入你的视线,前几天列出沈从文的时间表,其中就有在吴淞公学工作这一段,看了这本书,马上就明白了,吴淞公学其实就是中国公学啊。 
   
   通过这本书,中国公学这四个字变成了一部鲜活的历史,里面一位又一位熟悉的名人,都参与其中,这才让我发现,原来自己曾经多少次和中国公学相遇,又遗憾的一次又一次失之交臂。 
   
   作者在后记中说,他也是在研究胡适的过程中接触到中国公学的,可是想要查查相关资料,却发现中国公学的研究几乎是空白,于是就自己动笔完成了这第一部中国公学的校史,当我们看到这部校史的时候,可惜中国公学已经离开了我们七十多年。 
   
   清末中国开始向西方和日本派遣留学生,但是当时欧美大学和日本大学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所以留欧美的学生回来一般都会专研学问,成为一方大师,而留日学生多数都喜欢聚会喜欢议论政治,喜欢组织学潮和革命,革命家多数都出自留日学生。1905年日本发生针对中国留学生的“取缔规则”事件,大量中国留学生愤而归国,很多留学生发誓再也不踏上日本国土,回国以后他们自己创办中国公学,当时中国大地上几乎没有几所大学,只有美国教会的圣约翰大学,是按照西方大学模式办学的,还有就是北洋大学堂、南洋公学和京师大学堂,京师大学堂当时都很难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大学。所以在当时学生们提出要建立自己的大学,建立中国的哈佛和耶鲁。 
   
   可是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,清政府根本不理会这些学生,他们只能靠自己捐钱,和一些社会的捐赠,去租校舍,请老师。就这样中国公学开始了艰难的历程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组织者姚宏业竟然模仿前不久在日本蹈海自杀的陈天华,投水而死,姚宏业的死,震惊了很多中国人,纷纷捐钱帮助刚刚成立的中国公学,姚宏业和陈天华一起葬于岳麓山上。 
   
   中国公学诞生以后,就一直命运多舛,虽然得到众多大师们的厚爱,却一直是私立学校,很难得到国家的拨款。不过这所学校还是一直顽强地坚持着,并且培养出胡适、张奚若、冯友兰、吴晗、何其芳、吴健雄等人才。 
   
   郑孝胥、王敬芳、梁启超、舒新城、胡适、杨亮功、马君武等先后担任校长,蔡元培、王云五、于右任等人担任过校董,沈从文、冯沅君、陆侃如等在这里任教。 
   
   吴淞口中国公学建起自己美丽的校园,中国公学的历史上多次停办,又多次复校,中国公学兴于学潮,也毁于学潮,马君武校长对学潮处理不当,和学生一起对抗校董会,结果导致政府接管中国公学,从此中国公学一蹶不振,当校园不幸毁于一二八淞沪抗战以后,中国公学一点一点走向了衰亡。 
   
   不过三十年的中国公学历程不应该被忘记,它象征着一代人的美好梦想。

下一篇:《神行陌路》
中共瑞安市委党校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备案号:浙ICP备06031833号-1
建议分辨率设置:1024*768,使用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普望科技